晚上把桌子一拼就是床谁说阳春白雪没知音?排污口从办公楼前过切勿相信网上虚假高校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05版 要闻·社会
·晚上把桌子一拼就是床
·谁说阳春白雪没知音?
·排污口从办公楼前过
·切勿相信网上虚假高校
2013年07月18日
   文章搜索       日期检索
05 要闻·社会 2013.07.18 星期四

谁说阳春白雪没知音?
    5月26日,细雨濛濛。
    38岁的平度农民金龙善一大早就开着面包车进城,他要赶到平度市老年大学去听一节书法课,“要不是拐着弯打听到,哪有机会听到这么好的课?”金龙善告诉记者,他所说的“拐着弯打听到”是他邻居在上老年大学,告诉他——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金炳坤在此授课——金龙善提前半个多小时就赶到了讲课现场。
    “农民就不兴有个爱好?”课后,金龙善笑着阐述了听课心得:这次尽管不是讲解书法技巧,但让人对魏碑书法艺术的境界、特色有了更深的了解。
    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打工的金龙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书法控”,自写对联到集市上卖过两三年,后来从事修车行业20年,写毛笔字成了老金业余的一大雅好,“两天不写字就难受!”
    这天上午,平度市老年大学一楼的一间教室里,由该市图书馆与老年大学联袂举办的“游艺”大讲堂高雅艺术系列讲座第二讲 《郑道昭书法思想浅论》开讲,主讲人为平度市青联常委、文化行政执法局副局长金炳坤。
    近百名冒雨前来聆听讲座的老中青书法爱好者坐满了教室,其中有皮肤黝黑的农民、稚气可爱的孩童、退休老工人、街道老大妈……
    以“讲堂”的形式,把声乐、书法等高雅艺术形式每月免费向基层群众推出,这在平度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积极反响,“看来以往的一些认识误区要纠正,”平度市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赵培聪感叹:“阳春白雪”在基层民众中同样也是有市场、有作为的。
身边处处是可挖的“宝藏”
    “郑道昭是《郑羲碑》等四山石刻群的主持者,石刻承载着其书法文化思想,慎终追远、和而不同、同中求异的文化思想也构成了一种重要的书法艺术观念……”
    面对着台下百双聚精会神的眼睛,金炳坤用平实的语言侃侃而谈。
    “游艺”大讲堂的名字取自孔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之句。孔子的“艺”是指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平度市图书馆馆长王学杰介绍说,选用“游艺”二字,旨在延伸图书馆的文化传播功效,每月邀请学者为市民和读者举办讲座,回报社会。目前主讲人都是在某一领域有专长、有成果、有爱心的文化人,讲座主题涉及国学经典、文学艺术、民风民俗、音乐等,免费开放。
    “选题很重要,”王学杰说, “看起来像老虎啃天,其实身边就有丰富的宝藏等待开掘,”运筹书法艺术讲座时,他立刻想到了平度的天柱山魏碑,人们都知道大泽山,但人们对天柱山魏碑、对它作为书法文化名山又了解多少呢?尤其是郑道昭北魏年间主持的魏书石刻,绝对在书法史上占一席之地!
    “家门口就有这么好的宝贝,怎能让它‘灯下黑’呢?”王学杰由此又想起了他的同学、郑道昭书法思想的研究者、生于平度书法世家的金炳坤,自幼临帖,笔耕不辍,是该市第一位以书法创作和郑道昭学术研究双双具备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资格的书法家。他当即找到金炳坤,把想法一说,很快,一堂原汁原味的本土书法艺术讲座就浮出了水面!
    “石刻对书法文化发展具有常新的启示……”讲堂上的氛围渐入佳境,金炳坤以天柱山的实物为例,深入浅出阐述着石刻的艺术价值,今年66岁的原平度国税局副局长张永良一边入神地听着一边认真地记,听到精彩处不时抚掌称叹。
    “以前光听说天柱山魏碑是宝贝,日本人赶过来拜谒,来了就跪,就哭,但咱一直只知皮毛,”张老从“欧柳颜赵”学起,已是平度老年大学书法中级班学员,但一直自感对隶、楷“过渡体”的魏碑领会不够,这次算是补上了这一课。“从郑道昭 ‘上游天柱,下息云峰’的历史,知道了何以魏碑的‘正体’在平度,”金老师从理论上条分缕析天柱山魏碑精深的艺术内涵、历史故事,让他颇有醍醐灌顶之感。
    “听了这堂课现在就一个想法,”这位老干部笑着说,就是想立刻再去一次大泽山游览,“这一次去肯定眼界不同了,”他兴奋地表示,他会带着学到的新东西去实地再去做拓片,再临帖!
    农工商、老中青幼皆踊跃上学堂
    “四山刻石书法中自觉地传承了秦汉以来正统书法的风尚,发扬了质朴的书风,使篆籀古法得以体现,很好地解决了对于北魏书法的改造。”金炳坤的讲述逐渐深入到专业领域,台下人们听得更入神了……
    平度市某保险公司的总经理刘同江偕夫人双双来听课,忙于事业的他们一直放不下心中的文艺小情结,有空就写写画画的,“我们当初谈恋爱就是在一次美术课上认识的。”他告诉记者,如今两口子又一次约定,利用空闲一起来学书法,学绘画,讲到这里他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许多十几岁的小朋友,都是由家长带着来听课的,“现在培养孩子的能力,都上这个班、那个班地培训,像这种公益性的文化讲座太难找了,去除功利色彩,才是真正的文化熏陶。”一位家长说。
    听完这堂书法课,平度团市委书记车永刚忙着在平度团市委的飞信群里传播游艺大讲堂的课程,他认为,应该有许多中青年人会对这种大讲堂感兴趣。
    一堂课下来,金炳坤老师也道出了他的感触:“教学相长,让自己的研究心得和喜欢文化艺术的有缘人分享,我打心眼里高兴,游艺大讲堂聚起了同道中人,这是价值所在!”金炳坤说,为讲好本次讲座他准备了三个周,本身也有提升,这对文化人来说是一件幸事。
    “谁说阳春白雪没有知音?”金炳坤笑着说道,基层务工、经商的朋友中,爱好书法绘画,爱好收藏、戏曲的人可多了去了!倒是社会上能满足群众需求的、公益性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显得太少了。
    普及文化艺术不是没有市场,而是缺平台
    “游艺”大讲堂从今年4月开始在平度市图书馆举办。
    与此同时,平度市老年大学今年3月起也设立了名师讲堂,每月一讲。
    5月份,当两个讲堂合二为一后,影响力一下子扩大了。
    “平度市有老年人24万,平度老年大学已成老年人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用的一方热土,游艺课堂在老年大学课堂里开讲受到热捧,就不难理解了,讲座内容和课件也可以挂在老年大学网站学习园地里,引导学员学习和传播。游艺大讲堂整合利用了图书馆和老年大学的资源,就等于吸引了两个层面的受众。”赵培聪说。
    本报记者 钱 卓通讯员 孙京信 马 军
观 点
平度市图书馆馆长王学杰:
    不能把基层文化推广简单地理解为让老年人扭大秧歌、跳健身舞……要承载起丰富民众精神生活的正能量,还要丰富活动的内涵和形式,如今兴起的“讲堂”就是一种尝试。
原平度国税局副局长张永良:
    现在上个钢琴课、美术课什么的,动辄就是上百元的收费,公益性的还真不好找。只有降低门槛,向社会公众敞开大门,文化推广事业才能真正 “发酵”、形成集聚效应。
平度团市委书记车永刚:
    在老年大学上课,但来听课的并不限于退休老年人,这说明“身处浮躁时代,高雅艺术在民众中难有市场”的这种观点并不能准确地定义当下的状况。社会发展变化的步伐很快,当下的确很多人在忙着挣钱,但这会儿大家也都看到了,追求精神生活、乐于读书习艺的人群同样大有人在,公益的文化推广很有市场,应进一步推动。
钱 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