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震惊中外的“巨野教案”始末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11版 齐鲁春秋
·近代震惊中外的“巨野教案”始末
·
2013年01月09日
   文章搜索       日期检索
11 齐鲁春秋 2013.01.09 星期三

近代震惊中外的“巨野教案”始末
    巨野教案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的一次爱国事件,却成了德帝国出兵侵占胶州湾、迫使清政府割让山东主权的借口。但当时清政府为缩小事态,故意歪曲事实,把巨野教案定性为 “起意行窃”、“强盗杀人”而载入《清史稿》中,近几年有人出于追求新异观点的心态,据此写文章大肆污蔑发起巨野教案的爱国义士。为让人们了解巨野教案的真相,我们撰文介绍巨野教案的始末。
    洋教士劣迹斑斑
    满清帝国到了十九世纪末叶,即到了垂死挣扎的几十年,已腐朽得千疮百孔。再加上英、法、日、俄等帝国的相继入侵,这个庞大的“天朝上国”,事实上在政治上已变成各帝国在华的代办所,经济上已成为各帝国对中国人民敲骨吸髓、野蛮剥削的一个收税机关。
    帝国主义对中国侵略应用了“三大法宝”,即商品、大炮、传教士。大量的传教士涌入中国,向中国人灌输恭顺、忍耐、服从、寄托来生的思想,对中国人民的思想意识造成极大危害。当时德国在山东建立了庞大的宗教网络,仅巨野县就有传教点21处,中心教堂在城东10余里东张庄(又名磨盘张庄),住着一个德籍传教士叫薛田资。这些洋教士名誉上拯救人类,实际是横行不法的洋恶霸,劣迹斑斑。在巨野,他们敲诈勒索,霸占房屋田产;挟持官府,包庇教民;横行霸道,欺压乡民;奸污妇女,拐卖人口。当时巨野一带曾流传着这样一幅对联:
    洋教士,丧天良,害天理,天诛地灭,天才有眼;
    狗贪官,结地痞,刮地皮,地瘠民贫,地都不毛。
    1897年11月发生的震惊中外的巨野教案,就是由清政府的腐败、教会势力的猖獗、地方官吏的残暴造成的。
    不良朋卖友求荣
    发起巨野教案的主要人物刘德润,是巨野县独山镇小刘庄人。他生于1845年 (清道光二十五年),自幼爱习拳棒,练有一身好武功,外号“刘大刀”。刘中年以打拳卖艺、卖膏药为生。他性格豪放,交游甚广,三教九流中都有朋友。
    他有一个拜把兄弟叫魏培喜(巨野独山人),这人一贯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在魏穷困时,刘总是给予经济上的援助。后来魏投靠巨野知县许廷瑞任捕役,做了不少残害人民的事,从此两人关系逐渐疏远。后来魏想立功受赏,竟将刘德润出卖,诬报刘“通匪”。许廷瑞听到举报后,马上准备逮捕刘。但刘已有所察觉,随即将家搬至郓城刘庄 (靠近巨野边境)。在许廷瑞下达逮捕令后,刘从朋友那里得到消息,即刻离家出走。
    刘在途中遇到奚老五 (原名奚际田,巨野奚阁人),是刘的故交。奚性格豪爽,好打抱不平,兼有一身好武艺。当时被人诬告有人命问题,正在被巨野县衙追捕中。二人便一起投奔在安徽太平府 (采石矶)任清定武军营帮带(副营长)的奚效方处避难。
    在刘德润出走之后,县官许廷瑞捕刘不得,竟将刘17岁未出阁的女儿由郓城刘庄捕来,关在巨野大牢里。刘庄的刘氏族众,对巨野县官越境抓去十几岁的女孩子非常气愤。在巨野北部官厂村同族贡生刘渐奎的参与下,联名向郓城知县申诉巨野知县越境捕人的非法行为,恳请行文巨野,释放无辜少女。郓城知县认为刘氏族众请求合理,当即委托家居郓城城东、曾在北京任过御前侍卫的孙道隆去巨野要人。巨野知县自知理屈,只好将刘德润的女儿放回。
    刘德润破窗杀人
    远在安徽太平府的刘德润听到乡亲们传来女儿被捕关押的消息,悲愤异常,坚决请求奚效方、奚老五给予协助,回巨野刺杀许廷瑞,报仇雪恨。二奚便随刘一同秘密潜回巨野,匿居于奚阁村奚效方家。紧接着,除二奚外,刘又邀请好朋友,其中有曹言学(嘉祥县于堂村人,大刀会首领)、奚金兰(巨野奚阁人,青皮光棍,蓝衣社首领,因夜出穿蓝衣而得名)等人,商谈如何刺杀许廷瑞的问题。经商议大家一致认为,当时民愤最大的是洋教士和教会,县官的许多罪恶是在洋教士的挟持参与下产生的;杀洋教士、烧教堂是打击教会势力和赃官许廷瑞的最有效的办法;这样既可以泄民愤,又能借清政府之手惩罚许廷瑞,可达“一箭双雕”的目的。当时磨盘张庄德国传教士薛田资作恶多端,民愤极大。于是决定杀掉薛田资为民除害,借以惩罚打击赃官许廷瑞。
    公元1897年11月1日晚二更后,天阴沉沉的,下着蒙蒙细雨。十多个手持匕首、短刀的人跳进磨盘张庄天主教堂内,计划由刘德润、奚老五砸门进屋,另外二人在门外接应,其余的人放哨警戒。当刘、奚砸薛田资居住的屋门时,室内开了枪,但仅数响就停止,好像没子弹了。刘、奚改变计划,砸开窗子跳了进去。将室内两人杀死,他们点燃火把搜查时,发现被杀的两个都是陌生的洋教士,没有薛田资。他们从屋里走出来,大声喊着要找“大胡子神甫”。却没能找到。
    那么薛田资去哪里了?原来这天下午,阳谷县的传教士能方济、郓城的传教士韩·理加略(均德国籍)到兖州天主教总堂参加“诸圣瞻礼”路过巨野,因当时天色已晚,又下着小雨,就住在磨盘张庄教堂内。薛田资就把自己的住房让给客人住,自己到大门的耳房去住,当刘、奚二人砸门、教士开枪抵抗时,薛田资乘机溜出耳房躲避,因此免于被杀。在刘、奚杀死两个教士搜查时,除发现地上有把手枪外,还发现桌上有一个手提箱,箱内尽是金光闪闪的东西,奚老五就顺手提了出来。因已杀死两教士,便迅速撤出。
    奚老五回家检查手提箱的东西,才发现金光闪闪的东西尽是金皮的外文书。奚老五感觉这个案件不小,怕出破绽,便将这些书藏于屋檐下,用泥土封好。直到1930年前后,奚家的后人才将此事公开。有认识德文的,才知道那些金皮书全是德文版的《圣经》。
    在“教案”发生的第二天,奚效方便回了安徽太平府,后来客死江南。不几天,奚老五也远走他乡,从此再没回巨野,不知所终。大约同时,刘德润也带领全家(妻子与女儿)逃到梁山县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张博士集隐居起来。其女儿后来远嫁汶上县。
    关于巨野教案的参与者,经调查除以上提到的几人外,还有巨野奚阁村的奚际春、奚继光、孙广中、侯楼村的侯七、李庄的王昆仑、曹庄村的曹传德、曹传清、曹作明、曹忠义等。其中有“在门的”(大刀会),也有“跑腿的”(绿林中人)。
    清政府株连无辜
    巨野教案发生后,巨野县官许廷瑞吓得失魂落魄,为取得清政府和德帝的宽恕,便赶忙在自己的轿杆上锁上铁链,摘去官帽(表示有罪),立刻到张庄验尸,并急派兵保护教堂,亲自为教堂打更。还发给教堂的人枪支、土炮。同时用他掌握的兵力,对教堂周围进行大搜捕。因教案发生在巨、嘉两县交界处,嘉祥知县叶大可也学巨野知县的样子,前去协助捕人。凡平日与教会有过纠纷或教民看着不顺眼的人,一律抓起来。
    当时,周围村庄乃至整个巨野,人心惶惶。官兵所至,男女老幼到处逃避,很多村庄甚至逃得渺无一人。有些村民因躲避不及,当即被捕。被抓捕无辜百姓达50余人。这些人中有钱的可以得到释放,无钱的只能听任赃官、教会的摆布。
    许廷瑞对被捕的无辜村民一律采用严刑逼供的手段。如农民姜怀修、姜怀行、丛爱生、丛荷生、魏宪成经不起严刑拷打,只好供认参与杀洋人之事,立即被判为站木龙的死刑。 (行刑后,家属收尸,其中姜怀行抬到家中又活了过来。此人到1928年才去世。)其他如肖盛业、姜之禄虽坚强不屈招,但最后还是判了死刑。
    特别是类协森、惠二哑巴,死得更离奇。类协森的母亲刚死,重孝在身,没出过家门,还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官兵抓走。惠二哑巴是巨野城东惠庄人,本名超现,排行老二,因口吃,村里都叫他二哑巴。因家贫,他常给人当雇工。那天在外村给人盖房子,听说母亲讨饭时被地主的狗咬伤了,便赶忙回家。走到半路被官兵抓住,送到县衙。惠二哑巴口吃难以辩解,许廷瑞硬说是理屈词穷,将他与类协森一起判处死刑。另外被杀的还有汶上县前方屯一姓杨的绅士、巨野城东两个姓刘的。除此之外还从狱中提出三名囚犯当做教案的罪犯杀死。这样教案蒙冤屈杀的达15人之多。
    德舰队进占胶澳
    巨野教案发生后,11月6日德皇得到消息,额首称庆,他终于找到侵占胶州湾的借口。于是,威廉二世命令他的远东舰队 “立即开往胶州湾,占领该地,并威胁报复,积极行动。 ”11月13日,德国军舰“开士”号、“晚蔡司”号、“康茂冷”号侵入青岛。
    最终,清廷与德军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胶澳租界条约》,清军退出整个胶澳,将美丽富饶的胶州湾拱手让给了德帝。同时,惩办了山东巡抚李秉衡、兖沂曹济道锡良、曹州镇台万德力、巨野知县许廷瑞等近十名地方官;赔银20万两,并在巨野、济宁、曹州等地建造教堂及传教士防护住所。
    从此山东成了德国的势力范围,正如当时日本《外交时报》所称:“华政府于山东一举一动,皆受德人指使,似满州之实权归俄人掌握,彼山东之实权,亦将归诸德人矣。 ”
    然而,中国人民是摧折不倒的。相反,帝国主义的凶残霸道与清政府的懦弱无能进一步激起人民的愤恨,巨野教案后,大规模的反清反洋教运动此起彼伏。 1900年6月7日,巨野大刀会集结千人,两次攻打磨盘张庄教堂,拆除了教堂。继而攻打烧毁巨野、曹州、郓城和微山湖地区教堂72处,与鲁西南大刀会联合起来开展了反清反洋教斗争,振奋了民族精神。
    政协山东省巨野县文史资料委员会 姚念杰 闫成瑞 王彦冰